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良渚:中華五千年文明之源

2020年02月09日 02:32 来源:未知 人气: 手机版

如何添加脚注,连云港妇科,阿牛巴

> 張抗抗
郭紅鬆繪

> 從空中拍攝的杭州良渚古城遺址。
龍 巍攝(人民視覺)

> 良渚古城遺址出土的“玉琮王”。
翁奇羽攝(人民視覺)

2019年12月,我走進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區,來到了良渚古城遺址公園。

終於,有一座類似房屋的深褐色建筑,出現在一座小坡頂上。這是良渚遺址的一個重要發掘點,良渚古城南城牆。走上幾十級台階,然后往下俯視——

粗大的圍欄下,一座長寬深達十余米的大坑赫然顯現——四周都是筆陡的土牆,用江南最普通最常見的黃土夯成。壁上干裂的泥土裂縫、錯落的方形洞眼,是考古發掘現場的印記。越往下,層層壘砌的牆土越發硬實緊密,如此干淨而又細膩的黃土,筑牆時定是經過了嚴格的篩選。不同分層微妙的色澤差異,可辨認出黃土的堆筑分多次完成,牆上標注著土層的不同年代數字。牆壁腰線處規整的土埂、泥階一級級通往大坑底部,坑道裡散落著大大小小、黃褐色灰白色的石塊,由於安臥於地層深處而未被世間的風煙磨去棱角。它們承載了過重的史前信息,無言地訴說著遠古的秘密。

這是良渚遺址南城牆。兩側的土牆剖面,正是城牆上部的泥土。那些散落的石塊,是當年城牆的地基墊石。

那一刻,那一瞥,那些曾經深埋於地下的城牆墊石,那些被考古發掘的土層剖面,在眼前拉開了一道厚重的歷史帷幕,它們如同一條鋒利的歷史縱線,在瞬間穿越了古今,回到五千年前華夏文明的原點。

良渚古城遺址,位於浙西山地丘陵與杭嘉湖平原接壤地帶,地勢西高東低,南面和北面都是天目山脈的支脈,鳳山和雉山兩個自然的小山,分別被利用到城牆的西南角和東北角。古城略呈圓角長方形,正南正北方向,佔地約3平方公裡,部分地段的地表如今還殘留著4米多高的殘牆。古城之外,人工堆筑土台的高度由內而外依次降低,佔地約6.31平方公裡的外城郭跡象,是勞動者的聚落。這為良渚古城社會的等級秩序、權力中心的營建理念提供了依據。考古已先后發現了8座水門,以此可推斷良渚的普通居民住在城的外郭,乘坐獨木舟與竹筏來往於古城內外。在南城牆中段,還有一座由三處小型夯土台基構成的陸城門。宮殿區、內城、外城——這三重建構,標志著城市和都邑的成型。這意味著良渚時期的社會形態,已從原始部落聯盟進入了國家治理的文明社會。

良渚地處水鄉澤國,河網密布,五千年前的良渚古城,營建於沼澤濕地之中。據考,大莫角山宮殿位於城址中央,地勢最為高敞,視線開闊。往南眺望,遠近的丘陵起伏河道環繞,小莫角山、烏龜山宮殿台基遺址,猶如兩座小型衛城匍匐護佑。前方不遠的台地頂面,有一片面積不少於7萬平方米的“沙土廣場”,自上而下沙層逐漸加厚,泥層逐漸變薄。泥層上留有一個個明顯的夯窩,夯土面上還有成排的柱坑,像是良渚古人為今人留下的窺探氣孔。沙土廣場是古良渚人舉行大型儀式的“公共場所”。從田野考古學角度判斷,作為良渚古國權力中心的“首都”,應該就在我們腳下。

莫角山的台地上,還曾發現了35座良渚時期的房屋基址,附近有坑狀燒土堆積,灰坑、積石坑、溝埂遺跡,還有用於排水的大量卵石盲溝。姚家墩一帶發現石砌地面與紅燒土地面的建筑遺址,與莫角山遺址遙相呼應。修葺如舊的遺址,酷似一組橫鋪的剖面圖,勾勒出史前良渚人族群聚落的樣貌。

20世紀80年代,在良渚古城西北部,考古發現了一處完整的墓地——反山墓地,據考証這是早期良渚部族顯貴者的專用墓地,被譽為“土筑的金字塔”,是中國新石器時代末期最高等級的墓葬。幾千年漫長的歲月,反山墓地一直被覆蓋於一片漢墓的厚土之下,直到近年大量紋樣精細的玉琮玉璧玉璜玉片、陶缸陶鼎陶罐等多種隨葬品被考古發現。其中最為人贊嘆的“玉琮王”,也就是那尊神秘的人面神獸、半人半獸的玉琮神徽,就在反山12號墓坑出土。當它在五千年后重見天日之時,睜得大大的四目雙眼,向我們投來好奇無邪的目光,羽冠上的幽幽紋飾,散發出原始宗教質朴的尊榮與威嚴。良渚玉器表面的浮雕、紋飾、線條與符號,令人對甲骨文、古漢字的起源及前史浮想聯翩。
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xfctz.com/taizhoulvyou/26074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下一篇:工程预算用防腐螺旋钢管生产厂家泰兴

上一篇:江苏省妇儿基金会22300瓶消毒液驰援湖北随州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良渚 古城 考古 剖面 天目山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 验证码:

评论列表

    Copyright © 2018 泰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手机版